两人小品-心 愿

来源:经典台词网(WWW.73333.CN)发布时间:2014-08-16热度:

时间:当代
人物:丈夫(甲)
  妻子(乙)
地点:家庭会客室
甲  老伴,今天几号?
乙2011年元月6号。
甲 吆,我都退休三年多了.。
乙  确切地说,是三年零八个月。
甲  还是你心细。
乙  那当然。
甲  老伴,最近我有个心愿,想给你商量商量。
乙  心愿?
甲  对,心愿。
乙  啥心愿?
甲  你别看我人老了,心还年轻着呢,我想找回我年轻时候的那份感觉——这就是我的心愿。
乙  那感觉你再也找不回来了,我老了,你也老了,都不中用了。
甲  想歪了不是?我不是你这个意思,我说的是那个意思。
乙 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?
甲  我什么意思你心里应该最清楚啊。
乙  我当然清楚!
甲  清楚就好,这样,我的心愿就可以实现了。
乙  没门!我告诉你,你就死了这份心吧!
甲  ......
乙 你也不拿镜子照照自己,你小时侯不就是一个说“武老二”吗?官最大当了个文化站站长长,都退休了,一大把年纪了,还舔着脸说要找回年轻时的那份感觉,丢人不丢人?
甲 我不是你那个意思,你听我把话说完......
乙 我不听,你撅撅尾巴往那飞我都知道!
甲 你听我给你解释......
乙 甭解释,你肚子里那点花花肠子我还不清楚?怪不得这些日子你老往外跑,敢情是给你的老相好们约会去了吧?
甲 这你可冤枉我了,我那有什么老相好啊,只不过有几个老朋友而已。
乙  我冤枉你了?还什么老朋友而......而已,还大姑呢,我问你,上个星期六下午5点,你在老干部活动中心,和那几个老娘们眉开眼笑地唧咕的什么?
甲  没唧咕什么呀!不过就是给她们叙叙旧,倾吐倾吐心声,谈谈未来什么的......
乙 不打自招了吧。看来我没猜错,你背叛我了,你另有所爱了,我苦心经营的爱巢就要土崩瓦解了,家庭婚变的剧烈地震就要发生了。
甲  事到如今我不得不给你说真话了。
乙  这说明你这些年一直给我说的是瞎话。
甲  如果你真这样认为我也没有办法。
乙  我知道,那几个娘们年轻的时候都追求过你,可最终呢?。
甲  是啊,最终还不是你不费吹灰之力把我给俘虏了。
乙    唉!没想到,四十多年过去了,你还惦记着她们。
甲  你别疑神疑鬼的。再说了,我一没权二没钱,谁会理我啊。
乙  那可说不准,现在这年头,倒贴的也有。
甲  没听说有这种好事。
乙  这也难怪。凭心而论,你身上至今确实还有那么一股吸引女人的魅力。对有的女人来说,倒贴也干。
甲  夸奖,我再魅力也魅力不过当年了。
乙  既然你一意孤行,那我也不勉强你,好,从今儿个我放你的圈儿了,今后你可以常到老干部活动中心找那帮老娘们鬼混去。
甲  这怎么是鬼混呢?我充其量不过是暂时离开这个家,到她们那里生活工作一段日子。
乙  这才是一句真话。到人家去生活,你这不是当第三者吗?
甲  又瞎扯。我说咱们能不能心平气和地谈谈,交流交流。
乙  是该交流交流了。
甲  一日夫妻百日恩啊,不能说翻脸就翻脸。
乙 说真的,我也真舍不得你离开我。
甲  我根本就没打算离开你嘛。
乙  往事如烟啊,四十六年前......
甲 那是一个春天。
乙  十八岁的我,爱上了一个小伙子。
甲  那个小伙子就是鄙人。
乙 有一天, 村里来了宣传队。
甲  那个时候,我在宣传队说山东快书。
乙  我和我的小姐妹们都去看演出了。
甲  看演出倒不重要,其实你们都是冲着我来的。
乙  我记得你那天穿一身兰色的长衫。
甲  不错,你记性真好。
乙  脚下穿的是双布鞋。
甲  观察的真仔细啊。
乙  你说了一段山东快书。
甲  说的是《武松打虎》。
乙  你快书说得多好啊。
甲  能不好吗,我的老师是高元钧。
乙  快书刚说完,全场鼓掌欢迎,给打雷似的,我们几个小姐妹把手都拍红了。
甲  你们都是我的追星族和粉丝。
乙  演出散场了,我们还恋恋不舍。
甲  为的是多看我一眼。
乙  回到家里,我一夜睡不着觉。
甲  老想着我。
乙  从那天晚上,你的神采,就深深地埋在我这个少女的心灵深处,显得格外英俊潇洒。
甲  不止一个少女这么想。
乙  我翻来覆去地想,要是嫁给这个说快书的小伙子,做他的妻子,该有多好啊。
甲  是啊,光求爱的情书我一年就收了180封,都擦屁股了。
乙  当时真不敢有这个奢望,那竞争太厉害了。
甲  都是暗箱操作,得罪谁都不好。
乙  终于有一天,在县文教局工作的表姐给我介绍了一个对象。
甲  没想到正是我。
乙  也许是我的美丽打动了你。
甲  我一眼就看上你了。
乙  真没想到是你,我心目中的偶像,白马王子,你,就站在我面前。
甲  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嘛。
乙  当时我的心是砰砰直跳啊。
甲  怕到手的鸭子飞了。
乙  你送给我一件定情信物。
甲  是说快书的伴奏乐器,一块鸳鸯板,两块钱一付。
乙  可我觉得比什么都珍贵。
甲  珍贵就珍贵是对鸳鸯,谁也离不开谁。
乙  你送给我的是“下板”。
甲  “上板”在我手里。
乙 我把那块鸳鸯板紧紧地揣在怀里,心里感到甜蜜蜜的。
甲  这一甜蜜就甜蜜了四十多年。
乙  也有不甜蜜的时候。
甲  文化大革命人家斗我。
乙  罪名是“三家村”黑店的小伙计。
甲  还有个罪名,是“武老二”的孝子贤孙。
乙  那是一个冬天。
甲  天上还下着雪。
乙  我把“匕首”藏在袖筒里,冒着大雪进城找你。
甲  其实那不是匕首,是那块鸳鸯板。
乙  你给我说过。山东快书是文艺的轻骑兵,是投枪,是匕首。
甲  不光我这么说,大家都这么说。
乙  进城后,我找到宣传队打听你的下落。
甲  人家不让见面。
乙  说你有历史问题。
甲  说武松很有可能是我老舅老爷,因为我爷爷的姥姥家是清河县孔宋庄的,和武松同姓。
乙  说你唱“武松打虎”是为地主资产阶级招魂。
甲  还说我给“十子坡”开黑店的孙二娘,有作风问题。
乙  不光有作风问题,更严重的是怀疑你参与了“剥人”,在孙二娘黑店里卖过人肉包子。
甲  那年头,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啊。
乙  我不相信这些鬼话,亮出投枪匕首给他们要人。
甲  结果被人家打倒在地,又踏上了一只脚。
乙  那个夜晚,对我来说,真是“黑云压城城欲催”啊。
甲  粉碎四人帮,文艺得解放。
乙  我的白马王子,你,也获得了新生,还当上了文化站站长长。
甲  当站长也没忘了说快书。
乙  现在退休了,快书不说了,思想颓废了,邪念滋生了,晚节不保了,你.....你......
甲 我......我......我怎么了?
乙 却把我抛弃了。
甲 又瞎扯。
乙  不行,我不能轻易放你走。
甲  晚了。
乙  你拿定主意了?
甲  只有同意他们的意见,才能实现我晚年的心愿,才能把我年轻时候的感觉找回来。
乙  你非走不可?
甲  非走不可。
乙  一定要走?
甲  一定要走。
乙  看来你是“王八吃秤砣——铁了心了”。
甲  没办法,她们包我......
乙 包......包你?
甲 包我。
乙    怎么包?
甲  包吃,包住,包睡......
乙 三包啊。
甲  还有三陪......
乙  陪......怎么陪?
甲 陪玩儿,陪唱,陪舞。
乙  呵,艳福不浅啊。
甲 又胡说八道。
乙 不行,我得找那几个老娘们理论理论,我去拿“匕首”!
甲 回来!我们都是甘心情愿的,你去了也没用!
乙 我筑的爱巢不能轻易丧失,必须用战斗来保卫!
甲 我们有协议。
乙 你把你卖给她们了。
甲 不是卖,我是自愿的。
乙 把协议拿给我看。
甲 你最好别看。
乙 给我。
甲 给你就给你,你可要看清楚了。
乙“协议书。为迎接中国第十届艺术节在山东举行,为弘扬山东快书艺术,老干部活动中心决定聘请你担任老年快书演唱队队长,并担任快书学习班教师,中心对您包住、包吃、包睡,并委派几个老年女同志协助您的工作......”
甲 看明白了?
乙 闹了半天,你想重操旧业,说快书?
甲 不错,现在,山东快书正处于低迷状态,几乎被人遗忘了。其实,它很受人民群众的欢迎。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,我们都有责任保护她,扶持她,发展她,这就是我的心愿!
乙  看来我误解你了;这也是我的心愿啊!
甲  也是我们大家的心愿。
乙  老伴,我给你商量个事儿。
甲  说。
乙  我也想学说快书。
甲  我郑重宣布,吸收你为山东快书老年学习班学员。我们共同为曲艺事业的繁荣,为构建社会主义和谐文化,作出贡献!
乙  敬礼!
甲  亲爱的,带上匕首投枪,走!
甲乙 走!当的咯当,当的咯当,当的咯当的咯当的咯当......
      (完)
本文《两人小品-心 愿》由中国大陆最受欢迎的【经典台词网(WWW.73333.CN)】整理收集,如果您喜欢,请分享并推荐给您的朋友,谢谢您的访问! 欢迎热心网友投稿,投稿邮箱:WWW@73333.CN